专题介绍

专家评价

秦岭自然美:作为生态伦理之善与真

——《华夏龙脉·秦岭书系》审读荐言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尤西林

   

在人类对待自然的态度中,有一种普遍而悠久的经验形态,它既非自然宗教崇拜,又非人类中心主义的功利权衡,而是对自然由衷地赞美。这就是自然审美。

1)自然美是唯一不贬低人性主体而承诺自然主体的基础,因而是人与自然伦理关系的同质性基础。可见人与自然伦理关系的同质性是非实体的,它既不是人类中心主义所说的物种人类的利益,也不是环境整体主义所主张的有机系统,更不是神力。基于这一同质性,自然美包含有调节、均衡人与自然关系的善的弱化尺度意义。

2)由于自然美是主体(人类)合目的性所包含的客体目的性一极突破主体中心态、又在更高层面达到与合主体目的性统一的产物,因而既关联又高于人与自然。自然美提供了提升人与自然双方的统一的更高的善:①人不仅实现了对个体自我中心的超越,而且实践了对

物种人类自我中心的超越;②自然在自然美中既摆脱了受人宰制的地位,也未流于自发调节的荒蛮丛林法则,而是在与人类主体合目的性统一协谐,并获得帮助的人化形式中提升合自然目的性系统。

3)作为人与自然伦理关系的善,自然美审美本身即是直觉经验,从而可以提供元伦理学所要求的关于善的直觉前提。自然美审美经验的人类普遍性为实践人与自然的伦理关系提供了普遍的感召经验。

在中国的历史文化意识中,“山水”就是“自然”与自然美的另一说法与同一概念。秦岭作为中国东部第一高山,其山水的自然美既是地理学的实际考察对象,也是人文性的审美世界,有着特别丰富的研究蕴涵。秦岭位于长安之南,是中国重要的地理与文化的分界山脉。“节彼南山,维石岩岩”;周秦汉唐以长安为国都,秦岭的历史文化积淀与人文蕴涵,是中国其他名山无法相望的。因之,《华夏龙脉·秦岭书系》对中国历史文化特别是山水文化、人文地理、生态探究以及现代旅游和经济决策,都有着十分显著的研究推动与参考价值。全书无论是探讨秦岭的“林景生态”“森林公园开发”等实际具体问题,还是面对秦岭“宗教地理”“楼观问道”诸形而上精神话题,始终贯穿着自然审美——“自然美:作为生态伦理学的善”这一主题与立场。与此基础性思想理论相应,全书在中国其他名山大川的比较释义中,如将黄山诸名山归于优美—伦理世界,喜马拉雅山归于宗教—信仰世界,将秦岭归于自然—崇高范畴。这无论从人文主体的审美经验还是从人与自然关系的重大基础理论看,都极富启示意义与研究价值,全书以秦岭的自然美为论域,主旨指向生态伦理之善与人文心灵之真。余审读了其部分内容,乐于支持推荐。



仰望秦岭

——读《华夏龙脉·秦岭书系》

 

陈嘉瑞

    

秦岭,一座独特神奇的灵山。

秦岭峰峦,应该仰望。秦岭云空,应该仰望。秦岭的文明星空,更值得我们全民族前来观照、凝思和仰望。

20103月开始,西北大学出版社先后推出四卷本的《秦岭文化地理书系》。以此为基础,时隔一年,彩版《华夏龙脉·秦岭书系》于近日又隆重面世。在秦岭文化被普遍关注的当口,该书系以宏大的体制、坚实的素材、学者的水准、严谨的治学,把“华夏龙脉”“国家中央公园”、中华民族“父亲山”的秦岭,立体地推到了人们面前,一时引起了广泛关注。秦岭以及随之而起的秦岭文化,开始全方位地进入大众视野。

亿万年前,古老的华夏大地上,造物主神奇地让一条脊梁,在这一块大地上崛起。它西起甘肃,中跨陕西,东出河南,绵延1500多公里。逶迤高耸,挺拔横亘,障北下之寒流,阻南上之热风。自此,华夏有了南北之分界,神州有了暖热之障屏。这就是秦岭!有了秦岭,也才有了八百里秦川,才有了富庶的江汉平原和天府之国。秦岭的肩膀,一边挑着黄河,一边挑着长江。一条龙脉,挺起了华夏的脊梁,两条大河,滋养着华夏的儿女。穿过历史的烟云,这里,半坡人、蓝田猿人、郧西人和仰韶人曾经生活过;这里曾发生过伏羲、女娲、后羿射日、夸父追日、神农炎帝、轩辕黄帝、大禹治水、上古三朝等诸多故事;这里是华夏文明的诞生地,奔突着春秋战国、秦汉盛唐的时代风云。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第一个封建制国家、第一个东方帝国,都诞生在秦岭温暖宽厚的怀抱里;老子、秦始皇、刘邦、刘彻、李世民,在这里成就了他们的千秋伟业;道教文化、秦楚文化、巴蜀文化、中原文化、关陇文化和佛教文化都与它密不可分……天下名山数量不少,然与历史进程有关者寥寥,唯有秦岭,直接影响了13个王朝的存在。秦岭让东方的长安,在全球的领域,达到了人类文明曾经的标高。几千年了,秦岭就在那里。无论从自然的海拔高度,还是从人文的精神高度,或是从宗教的神性高度,秦岭都是需要仰望的。作为秦岭庇荫下的秦人,祖辈享受着秦岭的恩泽。然而,许多年了,我们却漠视、疏远着秦岭,以至于彼此两忘。然而,造物主的神秘之处,就在于它往往会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机会,显示出它威严的存在。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率先提出秦岭是“国家中央公园概念一时间引起了业界尤其是陕西的震动——我们对身边的秦岭,实在是疏远得太久了!值此时间,这一套《华夏龙脉·秦岭书系》的编辑与出版,堪称盛事。

这是一套关乎秦岭文化地理的重点选题,一套四本,866张图片,近70万字,图文并茂;有黑白版,有彩图版,体制风格和思想内容,皆为近年同类题材之仅见。《神秀终南——秦岭北麓72峪撷胜》《道汇长安——秦岭古道文化地理之旅》两册从专题语境出发,力求从东西横向和南北纵向的交叉配合,对秦岭文化地理进行一次全景描述;而后两册《天宝物华——秦岭自然地理概览》和《终南幽境——秦岭人文地理与宗教》从学科体例着眼,将自然、人文、宗教等相关内容熔为一炉,交相辉映。总览全书,秦岭的各个侧面都得到了特写、聚焦、扫描、透视的不同揭示,可谓是林林总总,美不胜收。例如,《淮南子》有共工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作者大胆设想,也许秦岭就是倒下的天柱,它的基本走向是偏西北。西秦岭的玉皇山,被作者形象地描述成关中的“水龙头”,这里是两大河流的发源地。秦岭宝鸡钓鱼台那块独一无二的碗形巨石,似从天外飞来,它的来历神奇莫测。作者详解以后,归之于一场特大泥石流的作用。因为泥石流的搬运能力仅次于冰川,它能搬运直径二三十米、重量达上千到数万吨的巨石。谈到秦岭梁顶石河的成因,有了信服的冰川“冰楔”的解释——水冻成冰以后每平方厘米会产生960公斤的巨大压力。药山太白是中草药的宝库,有药用植物2271种,用于癌症治疗试验的药物已有11种。秦岭北麓的72峪中,竟有一个诙谐幽默、意趣悠长的民歌的发祥地,这就是户县境内的田峪。谈到希腊神话的西西弗斯,秦岭的峪中也有一个,这就是丘处机。据说丘处机为了达到磨性之目的,先将巨石搬到山上,接着又搬回山下,如此往复,磨砺身心。周朝的潼关附近,遍坡桃林,谓之“桃林塞”,于是才有了《诗经·周南》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歌声。周至山下的拾穗者,在白居易的笔下,“抱子在背傍”“左臂悬敝筐”,艺术魅力不逊于米勒的《拾穗者》。还有秦蜀的茶马道,杜甫的“蜀道难”,世界上最早的人工通车隧道,生活了几百万年的佛坪真正的土著大熊猫,以及已进入世界地质公园的翠华山……博大的秦岭,有着太多的未知和神奇。四个分册从不同角度,全方位地解析、透视着秦岭,讲述着我们身边既熟悉、又陌生的神秘大山,使读者大开眼界的同时,润物无声地获得知识。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杜甫的一首《望岳》,让泰山名扬天下。“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李白的一首《望庐山瀑布》,也让庐山古今皆知。秦岭呢?古老的秦岭有哪些人文资源可以挖掘?正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书系的策划人,希求通过“文化地理”的镜头,对自然而神性的秦岭,作一全方位的立体关照。因为无论是名山还是大川,自然的风光也可能旖旎迷人,可走得最远的只能是文化。基于这一考量,书系的作者激情饱满、旁征博引,在介绍秦岭的自然山水及地理特色的同时,给读者展现了一幅幅瑰丽迷人的秦岭人文历史画卷。四本著作中,《终南幽境——秦岭人文地理与宗教》为其重头部分。“一片白云遮不住,满山红叶皆为僧”。从中可知,自《诗经》开始,三千多年前,秦岭的山水林风就已经进入了人类的文本世界,其诸多诗篇具备国家品质和权威形象,“南山”的命名,也因诗经的深情歌唱,有超越中国其他山脉的权威正当性与优先身份。《诗经·豳风》中的《七月》,是记录秦岭关中物候的重要诗篇。《车邻》是秦岭的爱情之歌:“既见君子,并坐鼓瑟。”三千年后的今天,秦岭终南山的田峪山歌仍然流行,其遗风之悠远,可见一斑。此外,《秦风·终南》《小雅·南山有台》《节南山》等,直接以南山为诗歌篇名,是秦岭人文地理的历史名篇。到了唐代,围绕秦岭的诗歌作品一千余首,秦岭简直成了一座唐诗之山,其中不乏千古绝唱。韩愈的《南山诗》,文化地理含量十分丰富。《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更是脍炙人口。“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为全唐诗中最有名的秦岭南山诗。作者特别指出,“家何在”绝不是看不见长安国都,而是精神上的失去信仰,可谓深中肯綮。对李白的《望终南山》,作者认为诗仙直接敞开了终南山审美与宗教的两大无限性。李白还有一首《下终南山》。这一类题材,还有王维的《终南山》,张乔的《终南山》,林宽的《终南山》,孟郊的《游终南山》。面对终南,祖咏吟唱:“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杜牧咏诵:“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应该指出的是,对秦岭人文地理的唐诗贡献,作者的赏析无不显示出其深厚的诗学修养和高超的文学造诣。比如对王维南山诗的分析,作者抓住了“灵性”与“空悟”两大特点。“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写秦岭的空灵;“空居法云外,观世得无生”,写秦岭的空观;“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写秦岭的空寂;“故人不可见,江水日东流”,写秦岭的空茫;“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写秦岭的空慧等等。还有其他不少诗作的赏析,都是见人未见,发人未发。正因为作者透彻的理解,缜密的思考,独特的角度,对史料与事件的熟知于心,使得他的叙述峰回路转,引人入胜。即使面对熟悉的内容,也令读者常常有意外收获的惊喜。其实,不只是《终南幽境》和《道汇长安》,谈自然地理的《天宝物华》和秦岭72峪的《神秀终南》,也处处体现着鲜明的人文宗旨和浓郁的人文特色。应当说,对于“人文地理”的主旨阐述,此一书系名实相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扎实的人文背景,严谨的治学精神,使《华夏龙脉·秦岭书系》彰显出明显的学术特色。比如,一千多年以来人们耳熟能详的《卖炭翁》,在作者的眼中有了另类的解读。在对其身份质疑的同时,作者仔细分析了唐代南山到城里的交通地理,提出“千余斤”的一车炭,在夜来城外一尺雪的清晨从南山出发,在“日已高”的时候牛拉城外,其现实中的不可能。认为“卖炭翁”的形象仅是一名新乐府演员,此作“美言不信”,是艺术真实而非生活真实。再则,陶潜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里的南山一般普遍被认为指的是庐山。但作者经充分论证以后,指出这里的“南山”不是自然之庐山,而是精神境界之终南南山。何况真正要以方位论,庐山应该在陶潜“东篱”的西边。坚实的哲学修养,广博的知识储备,使得作者的研究常显哲学和思辨色彩。道家的阴阳理论,一生二、二生三,衍生出了后来的“数学哲学”,“三五之道”是其基本理念。作者指出,在“三皇五帝”“三山五岳”这些宏大的理念之外,秦岭也就一直在“三五”的理念中构建和呼吸。司马迁有言:“为国者必贵三五。”今天我们对秦岭的恭敬与顶礼,是否也暗合了一种天人之道?又如,长安境内的石砭峪,经作者研究,长安一带的关中方言里,“砭”通“碥”,即碥崖斜绕之意。石砭峪之绕度、弯度、长度,在长安八大峪中,绝无仅有。在秦岭北麓整个72峪中,大概只有斜峪可与其互文共释。“往南抵达秦岭梁顶不足10公里的路程,石砭峪足足碥了15公里。”这样一个知识解读,读过以后就铭记在心了。又如子午道的探微。《汉书》中“通子午道,从杜陵直绝南山,径汉中。”这里的汉中,实际应该是西城,今安康市汉滨区。同时还有周至“厚畛子”的“堠”字来历及解释,洋县“华阳”之先祖“铧样”,杨玉环秘逃日本的“美丽的谎言”等。于兹可见,作者的论述可谓是古今中外,纵横捭阖,常常又思接万里。例如刘邦当年从子午道撤退汉中,使作者想起了二战时40万英法联军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二者何其相似。

此外,在大量占有资料的前提下,书系纠正了不少常识的错误与误区。比如,“秦岭,天下之大阻”一说,一些著作认为是出自司马迁,是“秦岭”的最早出典。作者在充分资料的支持下,确认首次把“南山”“终南”以“秦岭”相称的,是东汉的班固。进而指出“秦岭”的命名,直观就是王朝加地理的命名,并引出了“王朝地理学”的概念。李白的一篇《蜀道难》,使不少人潜意识中把蜀道等同于终南古道。在一些重要场合的长安古道图示中,甚至出现了“遗忘”蓝武古道的事情。其实,长安的古道不但包含进入四川的蜀道,还包括通往江汉平原的“楚路”。东南闻名的武关,秦人通过它征服过楚国,天下合一。后来刘邦的义军,也是通过武关进入关中的。唐人有许多首《过武关》的诗,一是李涉的:“远别秦城万里游,乱山高下出商州。关门不锁寒溪水,一夜潺湲送客愁。”二是元稹的:“五年江上损容颜,今日春风到武关。两纸京书临水读,小桃花树满商山。”可知武关的闻名由来已久,只是习惯的偏见,让普通的人们甚至学者的意识,走入了一种偏见。还有,丝绸之路时,秦岭一带桑林、养蚕、丝绸商业异常发达繁荣。西秦岭的宝鸡地区,还盛传着帝女桑的优美神话。然而20世纪80年代,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高中英语《蚕花娘子》,内容注释上写道:“来自于《西湖民间故事》”。再比如,经作者论证,陶渊明《桃花源记》的现实原型,应该就在秦岭的商山,等等。我们需要仰望秦岭,秦岭云空是华夏民族的精神星空;我们需要感恩秦岭,秦岭溪流是西安乃至北京的生命水!

书系出版以后,据说市场反应热烈,一版再版,这是策划人的高明和著作者的功绩。当然,如果有时间,书系不妨拓展一下秦岭的神性地理、碳汇资源以及秦岭生态对当今国家的巨大贡献。对于秦岭文化的建设,也希望多一些操作层面的建议及探索等。

埃及谚语云:“万物怕时间。”紧接着的一句是“时间也怕金字塔。”就华夏历史的文明而言,秦岭就是一座中国文明的“金字塔”。一套《华夏龙脉·秦岭书系》读完,感觉此言不虚。

 

                                     2011519  长安采兰台


西北大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西北大学2015.陕ICP备05010980号

电话:029-88303301    E-mail:xdpress@nwuedu.cn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太白北路229号    邮编:710069